第217章 横生一枝(1 / 2)

谋杀自杀者 当猫 2502 字 7天前

唐富强。”

“TFQ。”

哪怕是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姜黄身子震颤了一下。

姜芋和雭也停止了小声交谈,把目光落在被举起一张薄薄的纸上。

这时,咖啡店主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用老旧的唱盘留声机放出一首歌曲:

“隔绝尘俗只想要跟你可终老;”

“来跨出那地图,不需好报,都只想你好;”

“能共你,沿途来爬天梯,不用忌讳……”

薄薄的一张纸上,书写着从生到死,从有到无,精简到如同缩微。

TFQ,在一个籍籍无名小镇出生,童年,初中,高中和师专全都按部就班。

毕业后分到三中做体育老师,转眼三年过去,白开水般没有任何味道。

然而就在第四年的年初,一个无比寒冷的冬夜,在自己的私家车内,堵住排气孔,打开空调,放倒椅子,身上还盖着新买的大衣,死在小年夜前两天。

给出的自杀理由是,常年抑郁。

给出的自杀倾向是,曾网购过木炭和胶布。

其实不需要太复杂,内燃机的空调内循环会把密闭车厢内的氧气很快耗光,死前没有任何痛苦,如同沉沉睡去。

“是他吗?”雭趴在姜芋肩膀轻声问道。

“应该不会错,”姜芋断掉远程视频连接,最后一幕是老警擦捧着面前薄薄的纸张一动不动。

“为什么是他?”雭重新问了下,“他怎么了?”

姜芋攥着雭的手说道,“叶芷在她的教科书其中一页写满了他的名字,又全都划上红叉。”

“红叉?”雭重复道,“红叉代表……消灭?”

“或者是仇恨,”姜芋直接说道,“一个两个可能是愤怒,一排两排可能咒怨,整整一页纸只有不休的仇恨。”

雭想贴得更紧但是场合不太允许,只好回握着男生的手,“高中生都已经这么复杂了吗?我记得我读高中那会儿单纯得像个村姑。”

姜芋嘴角微微扬起,“现在呢?”

“现在?”雭想了想,“你愿意我是什么,我就是什么,但是只有你。”

“真的?”姜芋望了雭一眼说道,“福尔摩斯怎么样?或者是江户川乱步?”

“小鱼同学!”雭微微迁怒,“这些专属的订制角色只适合你。”

“好吧,”姜芋收敛了下,“我原以为是三角恋,没想到横生一枝。”

“不过这枝花很及时,”雭也收起调笑的口吻,“以你爸……姜黄的手段,不愧是几十年的老警擦。”

“这会儿还早,我们把这枝花插进拼图吧,”姜芋陷入沙发里,“我来叙说,你来查漏补缺。”

雭陷入男生怀里,两只手交缠相扣,轻轻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“十七年前……”姜芋开始缓缓述说,声音低沉,展开一段隐秘的时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