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第259章 艺术(八)(1 / 2)

阴阳石 南觉 4897 字 8天前

K天宇之箭射穿了众域,泉天栖片刻后突然反应了过来,大喊道:“趁现在,咱们快穿过洞口,可以直入不周山!”一个响指,空间面出现,他要带着所有人,直接穿越。

可言江一众人拒绝了,还趁着那缺口大开,将边缘处的叶开然捞了出来,言江立即将叶开然治愈。

机会只在一念之间消失,不周山开始了自我修复,泉天栖不能放过这难得的机会,他强行将在场所有人都带走,再用空间置换,将此域和远方一域的生灵进行了位置对调。不周山的行动速度也很快,泉天栖只冲到了第八十九域。

而第八十九域的生灵被转移到了第七十二域。但问题是,天也被转移了过来。

天向着众人的方向大喊道:“小开然,是你的能力吗?不对,你是做不到这地步的!看来你遇到了自己的天命之子啊!”天似乎什么都知晓,什么都能看透。

可众人此时才发现,留都和时迁旧梦出现在了天的艺术域中。

知风厉急地大喊道:“出来!”

可二人的神情十分无奈,无心染提醒他道:“天的域,不允许有活人逃出,如果有,只能用活人来换,叶开然能出来,是靠他们换出来的。”

知风厉这才想起这么一回事,叶开然闻后一怔,接着看着域内,他忽然明白了,转身冲向了泉天栖,一把抓着他的衣领,怒吼道:“是你干的!是你把我换出来的!”

言江说道:“不是的开然,是我做的,我不知道这件事。”

叶开然崩溃道:“不,你不了解天,我一定是出不来的,只有这家伙能做到这件事!”

泉天栖面不改色,但不出声,直到木子云开口说道:“不是他做的,你出来的时候,必须要有人进去,他们两个为了让你能出来,都选择了进去,可惜,谁也不让谁,就都进去了。”

天笑嘻嘻地看着留都和时迁旧梦,二人都恐惧到了极点,也都明白,身在此处,死亡已是定局。

身为杀手且从不表露感情的时迁旧梦,眼眶又湿了,泪水不争气地流下,天对她造成的梦魇程度,一点不比独几行的差,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更多。

天身上依然缠着几缕祥云,依然能预知到许久之后,他遗憾地摇了下头,说道:“真可惜啊,你们两个没有为我准备一个像样的葬礼,既然如此,身为你们的引路人,就让老爹为你们献上一场葬礼吧。”

时迁旧梦不愿束手就擒,她深吸一口气,身体上出现了两缕银月色的气,看起来像两条纤细的丝带,是从下往上在浮动,这个状态下,她的速度和力量达到了巅峰。

“这么认真啊,小梦,你的本事也都是我教的。”刚说到此,天的身上出现了四条银月色的气,也是从下往上浮动,而很明显,他的速度和力量要远远超过时迁旧梦。

一瞬闪到了二人中间,天首先拍了拍留都的头,留都直接瘫坐到了地上,众人没有想到,留都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反抗,而天对他说道:“留都小子,就属你最笨,什么都学不会,连个像样的,能拿出手的自己的术都没有吗?”

留都低沉着头,忽然起猛,三面镜子控住了天,接着对外域大喊道:“知风厉,你们快跑!我们拦住他!”可话还没说完,镜子中间的天消失了,留都的头离开了身体,是被硬生生扯下来的,但留都并没有死,他是黑盗团中的诡术大师,他会的术种类过了三千,脖子虽然断了,可一条能量带连接着头颅和脖子,依然令其保持着生机力。

天抓着留都的头,神情有些倦,说道:“审美之心也会有疲惫的一刻,我刚刚见识过了两场完美的葬礼,好像对别的东西没有什么兴趣了,我该在白毛狗儿的葬礼中死去,可惜我死不了,真失望啊,我腻了,不想玩了,今天无论再有什么花样,都让我提不起兴趣了。”

“留都小子,小梦,十七年了,你们两个竟没有给我作出任何的准备,老爹....很不高兴啊。”

时迁旧梦俯下身子,身体爆出一股气浪,将天给震了出去,接着,她用月影双匕斩断了头发,而一头短发渐渐变成了银灰色,身边多出了四条银月色的气,不仅如此,还有两团藕断丝连的灰色烟气时隐时现。

她的身体出现了重影,随意地起伏,都带动起了多重幻影,木子云看后惊呼:“她的速度恐怕达到了我雷体状态下的全速。”

言江说道:“没有时迁旧梦暗杀不了的同境之人,她的速度和华丽的斩击,是星陨之色,可堕坠苍月。”

天平静地望着她,而缓缓抬起了手,嘴上说道:“和以前一样,只有一次机会哟。”

话音刚落,他的左手突然抓住了时迁旧梦的手腕,动的不是他,而是时迁旧梦。时迁旧梦已经达到了雷速,她的月影双匕足以斩断钢山,可是这几乎必中的机会,被天看透,与以前的无数次尝试的结果相同,她又被抓住了。

天的手一用力,直接握碎了时迁旧梦的手骨,时迁旧梦没有出声,而天突然一转手,力量随着时迁旧梦的胳膊传导出去,一瞬间转碎了时迁旧梦的臂骨和另一条胳膊的骨头,两把月影匕首掉落在地。

天的面色变得十分严厉,忽然爆发,怒吼道:“小梦!废物!为什么没有长进!”

时迁旧梦浑身一颤,突然下意识地喊道:“对不起,我错了....”说完后,她怔住,接着泪水不断地涌落。

留都的头还被抓在天的手里,他见到此幕,也沉着眉,满眼绝望。天一脚踹在时迁旧梦的小腹,时迁旧梦吐着酸水,骨头都碎了,也捂不住肚子,只能跪了下去。

天伸出手,手中出现了一根缠满尖刺的鞭子,他狠心一甩,抽打在时迁旧梦的背上,时迁旧梦那亡境四十三层的身躯,直接皮开肉绽,接着又是三鞭,时迁旧梦整个后背就都绽开了。

画面的血腥,让众人胆寒,可时迁旧梦憋着气,不敢出一声,待到天抽完了,她才开口,此时的她,已经不是那令世人闻风丧胆的第一刺客,央求道:“我错了,下次不会了!”

“每次都说下一次!”天怒吼道,“什么时候才能进步啊!”一鞭子抽在时迁旧梦的脑袋上,时迁旧梦甚至不敢抬头,头皮裂开了,喷着血,她还在道歉。

众人紧攥着手,黑盗团众人绝望地望着,知风厉甚至两眼昏黑,一阵阵晕厥感直上脑门。

铃铛看不下去,化成了魔王姿态,当即就要冲进去,可如何也突破不了那一域。木子云也甚是感慨,那女人,其实已经非常强了,这世间竟有第二个人能够超越雷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