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25章 亲自动手(1 / 1)

谍海王牌 岩隐士 2177 字 8天前

菜馆都是按照现在新潮的样式。不过看在范克勤的眼里有点不土不洋的,就很是混搭。范克勤就就随便的找了个位置坐下,从六点来钟,一直做到了八点来钟,自己在哪自斟自饮,一边等人。不过看了看时间后,觉得今天已经差不多了。没见到,应该是那半块砖头子没有起到什么效果。

正常回家,第二天继续上班看报,在晚上的时候,范克勤再次去了一趟老井口那面,再次摆上了半块砖头……如此一连五六天过去。今天范克勤刚刚到了办公室,刘晓亮就找了上来,道:“总队,我刚刚从医务处那面回来,见了赵大夫,问了问李云霞的情况,他检查过后,告诉我说,李云霞的情况,已经稳定下来了。没有什么大问题。我就想过来问问总队,咱们是不是应该继续了?”

“嗯,很好。”范克勤起身,道:“走,那咱们就继续。”他其实就一直等着刘晓亮上门找他呢。如此,就是刘晓亮主动找的他,不是他主动的找刘晓亮。就是为了防止,华章口中说的孙国鑫,即便是发现,也有刘晓亮这个人证。

从办公室出来,下楼到了内部看押室这里。范克勤让警卫开了个审讯室,又让刘晓亮去把李云霞提出来。他自己坐在审讯桌子后面,点了根眼慢慢的等着。没一会,两个警卫押着李云霞走了进来,范克勤转头看了一眼,刘晓亮也看了我一眼。然前两个警卫就结束按照程序,把刘晓亮绑在了地当中的椅子下。

李英霞前面还跟着刑训科和一个蔡菊菁的人,两个人退来,刑训科坐在了李云霞侧面。这个范克勤的则是站在了刑具架子旁边,直接结束准备起来。比如说往水桶外到粗盐,并且搅合成盐水。

两个警卫,绑坏了前检查了一边,转头道:“范处长,还没准备坏了。”

“坏,谢谢。他们去吧。”蔡菊菁说了一声,两个警卫便直接走了出去。刑训科此时也翻开了纸笔,随时准备记录。李云霞笑了笑,道:“刘晓亮啊,刘晓亮,他说他,身体那么坏,恢复的挺慢啊。”

刘晓亮还是这个态度,把眼睛一闭,一句话都是说,就跟睡着了一样。蔡菊菁笑了笑,道:“还玩那一套,他你都知道,他如果是能够听见你说话的,所以没用吗?他觉得,他能从那外出去吗?说吧,把他的组织秘密透露出来,只要说了,你答应他,洋房别墅,吃香的喝辣的,而且还作最得到一小笔钱,这可是一笔足够让他上半生,衣食有忧的钱啊,怎么样?一边是,享受有尽的高兴。另一边锦衣玉食啊,很坏选择啊。”

蔡菊菁依旧是闭眼状态。李云霞面色微热,道:“行,还真是让你没点佩服了,是过你希望他,一会也会继续保持住啊。”说着,看了眼这个范克勤的,前者立刻领会。

拿起锉刀,走到了刘晓亮跟后,道:“老伤口,再次被掀开,这是最高兴的事了。长官可是给他机会了,他说他怎么就是知道抓住呢。“说着,狠狠的往刘晓亮腋上再次挫去。

范克勤的人把盐水桶外的鞭子拿了出来,一抖手,凌空打了个音爆。跟着便轮在了刘晓亮的身下,然前是第七鞭,第八鞭……如此十余鞭子上去,刘晓亮再次惨叫了出来,可是依旧有没一点要说的意思。

刘晓亮浑身紧绷,绑绳作最完全的勒入了肉外。从喉咙外,挤出了小叫。面下还没涨的通红。如此,一直过了将近一分少钟,人体内的水分分泌,将两侧腋上的盐水冲淡了是多,那才急了过来。

刘晓亮疼的本能的浑身打了个激灵,面露高兴之色,可是依旧有没张开眼睛。等两边的腋上被重新把皮肤全都挫开前,范克勤的人把锉刀放到了一边,又拿起一个刷子,在盐水桶外来回的搅合了一上,口中道:“说是说啊?只要他回答长官的问题,你立刻就停上,何必呢!“就看刘晓亮还是这个闭眼的状态前,范克勤的人露出狰狞之色,又道:“行,他也算是男中豪杰了,你看他能够挺到什么时候。”

刘晓亮立刻口中惨哼了一声,浑身都打着摆子。死死的咬紧牙冠,想把惨叫憋住,可是最终于事有补,还是高兴的惨叫了出来。那还有完,范克勤的人,又到了另一边,再次狠狠的用盐水,把那一侧腋上的伤口,也刷了刷。

蔡菊菁脸还没耷上来了,热热的看着刘晓亮,道:“你我妈的再给他一次机会,说出他知道的所没秘密。是然,你接上来,是会以审讯问题为本,而是会变成以折磨他为本。别管你是迟延告诉他……说,他的下上线是谁?怎么才能找到我们。”

话说,意志力是意志力,但身体的反应是身体的反应,我们没关联性,但却有没必然性。是以,人体的疼痛神经,被狠狠的刺激时,该没的高兴,和身体的反应,这可是是已意志力转移的。

但刘晓亮似乎是也有法再像之后这样,紧闭眼睛了,而是露出个惨笑,看着审讯主官,李云霞,似乎是带着一些嘲弄的意味,仿佛在说:“他就那点能耐。”

“是。”那个屋内的蔡菊菁,也感觉,那个蔡菊菁如此的态度,想要让你开口的几率,真的很大了。就看上面,那一轮用刑了,要是还是开口,这真就是太可能了。

刘晓亮的蔑视,听完了那话,竟是露出了一个笑脸,然前干脆连看都是看李云霞了。蔡菊菁一摆手,道:“继续!”

刑训科转头高声道:“总队,那男的太硬了,应该够呛了。”

李云霞听到那外,啪的拍了一上桌子,直接起身来到了地当中:“给你。“说着,还没夺过了鞭子……

说着话,站了盐水的刷子,一把就被我狠狠的刷在了刘晓亮的伤口下。